網絡文學“野蠻生長”20年你都誤會了什么?

timg (1).jpg

歲末年關,各大頒獎典禮集中來襲,這不近日某平臺舉辦的“2018票選你最喜愛的作家”頒獎禮投票,就因為榜單中包含有莫言、李銀河等傳統作家的隊伍,在排名上次于網絡作家,同時作者沈肯尼的粉絲組織“打榜群”為偶像助力的方式引起爭議。

今年是網絡文學誕生20周年,從不被看好的“小孩”到如今成為四大世界文化奇觀之一,它的“野蠻生長”之路比我們想象的要精彩,更艱辛。時報記者獨家專訪了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網絡文藝委員會副秘書長、浙江省網絡作協常務副主席夏烈,以及人氣網絡作家天蠶土豆,聊聊這20載,網絡文學成長中不為人知的故事。

  冰與火之歌

  網絡作家不能力壓傳統作家?

“陸琪竟然在這個榜單中還超過過一眾傳統作家”“不用驚訝,大冰和張嘉佳還與莫言在一個榜單呢”……雖說,不是一個專業劃分明確的榜單,但這般網絡作家大規模“獲勝”的狀況,還是引起不少讀者的不滿,甚至有網友每天跟蹤打榜,“撈一把莫言、麥家老師吧,太不像話了。”

其實,這樣的情形并不罕見,早在10年前,百度搜索排名前100位的文學作品里,除了《紅樓夢》等少數經典作品外,有80部是網絡文學作品。Google的情況也類似。無論大眾接受與否,在已有8.02億網民的中國,主流的網絡讀者還是將選擇票投給了網絡文學。

而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的“交鋒”,即使經過了20年也并未有減弱的趨勢。夏烈作為一個純文學批評出身并一直推動網絡文學發展的人,多年來見證了兩派間的“冰與火之歌”。2000年初,對滄月作品很感興趣的他,去出版社報選題,那本作品在沒有被細讀的情況下就遭到了否認,分管的社領導對別的編輯說:“夏烈這廝,給莫名其妙的人出莫名其妙的書。”

這樣的情況還有不少,可對網絡文學有極大熱情的夏烈,仍舊不余遺力地推廣這類文學,盡管周圍朋友從好心勸他不要浪費時間,到打趣他盡和有錢人在一起,而后嚴肅地提醒他“該更謹慎地對待這件事”。如今,隨著網絡文學影響力的增大,不僅讀者,一些傳統文壇的人也越來越感到“不安”,甚至認為形勢焦灼。不過在夏烈看來,“文學是應該有生態的,在這個百花園里有野花野草,也有牡丹和蘭花。”網絡文學作品即使存在層次高低,但在這個民主的時代,“還用一種傲慢與偏見的態度去看待網絡文學,把它看得一文不值,甚至認為大樹底下必須寸草不生,這樣精英化的態度,實則是想壟斷話語權。”

網絡文學真的與傳統文學水火不容嗎?并不是,這群熱愛著文學的人,也有心靈相通的。譬如在傳統文學界已經封神的莫言。夏烈憶起當年曾引薦他與南派三叔見面,莫言饒有趣味地說,南派寫的盜墓經歷很有真實感,“我還對著他的網名,給自己起了個名字叫‘北派大爺’。”

  矛盾與困境

  流量作家也開始入侵網文界

同樣是“2018票選你最喜愛的作家”投票,由于被一股“流量作家”的“妖風”卷入,文學愛好者們還掀起了一場“跨欄行動”。當沈肯尼等作家粉絲組織有紀律的打榜并獲得首位,又引起一陣新晉作者粉絲和老牌網文作家(如江南、南派三叔)等粉絲的較量,火熱程度也不亞于明星粉絲間的競爭了。不置可否的是,比起早期網文作者靠作品打開知名度,目前通過網絡走紅,“蹭”文學熱點的作者也開始逐漸增多。

夏烈坦言,網文界此前就有這樣的現象出現,以后也不可避免,這也是造成外界認為網文界“浮躁”的原因之一。同時,網文寫作作為一種商業寫作,雖然一開始就把受眾等視為首要考慮因素,但一些作家過于把“版稅收入”標簽化,也是讓純文學領域反感的原因之一。

那么網文作者真的那么富有嗎?夏烈告訴記者,早在2009年,盛大文學官方統計數據顯示,年收入最高的作者過百萬,這樣的作者有10位,而年收入達到10萬元的作者有100位。2011年,推出手機閱讀后,誕生了年收入過千萬的作家,當作品進入IP化時代,頂尖的網絡作家如唐家三少在2016年收入已經達到1.22億元。

但這是金字塔頂端的數據,“我們不能忘記下面的人,2009年盛大文學的寫手有70萬~80萬,現在網絡寫手達到了1400萬。”這1400萬人中僅有68萬是簽約作者,剩下的業余寫手,許多收入也許僅月入千元左右,想要自給自足是不可能的。

此外,高收入的作者也面臨著爭議與困境,比如今年電視劇作品有楊洋、吳磊站臺的天蠶土豆,被忠實書迷質疑“毀了”原作,面對越來越多網文作家針對影視化去創作,他也開始調整方向。“以前創作的時候思路是小說的,現在會在創作時考慮一些如果改編影視會面臨的問題。比方說,小說會在不同的時段遇見不同的人,很多配角出現的時間很短,而現在考慮到影視改編中配角不能一直換演員,就會讓小說中的配角有更長線的發展。不會完全地去為影視而創作。”

  融合與理解

  網絡作家硬氣的靈魂

誠然,如今的網絡文學仍在“爭議”“質疑”中成長,可它早已不是當初那個“放養”的小孩,去年中國網絡作家村正式落戶杭州,唐家三少當起了村長,在白馬湖畔,月關、管平潮、蝴蝶藍、貓膩等作家正式入駐,成為了這里的“村民”。

身為四川人,卻與浙江聯系密切的天蠶土豆告訴記者,“當初來到浙江,純粹是因為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杭州,不過后來居住久了,也對杭州這座城市有了一些感情,更重要的是浙江省對于網絡文學非常重視,網絡文學這些年能夠發展到今天的地步,與浙江的支持與重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作為土生土長的杭州人,在夏烈的辛苦耕耘下,越來越多的網文作家被聚集到杭州,天蠶土豆、滄月、流瀲紫、烽火戲諸侯、夢入神機、蔣勝男、管平潮等組成了“浙江幫”。夏烈認為,這里能產出如此多網文大神并不是偶然。首先和浙江深厚的文脈有關系,“這里有不少晚清和民國的小說存在著,這些偏于傳奇和通俗的作品對于作者和讀者的影響比較深,這促進了網絡文學的萌芽。”其次,這片較為富裕的土地,“文化消費相對比較旺盛,給文學注入了更多消遣娛樂的因子,從而這里的網絡文學某種程度上滿足了富裕文化里的市民消費。”

當然,“集齊了滄月的女性玄幻、南派的盜墓、流瀲紫的后宮、曹三公子的歷史文學小說等種類的浙江網絡文學,覆蓋了全類型的寫作,這也是其他地域所沒有的。”聊起浙江網絡文學,夏烈語氣中都透露著自豪,更讓他感到欣慰的是,雖然爭議還在,但周遭的人對網絡文學和網絡作家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一些文學圈的作家、評論家讀了他創作的《大神們·我和網絡作家這十年Ⅰ》后,“看到滄月進入創作狀態時,忘了自己的身體,徹夜寫作直到跌倒在地的情形,感慨‘這和一個沉浸在自己文學世界的純文學作家沒有什么不同’。”同時,網絡作家在創作路上體現出來的永不放棄的硬氣也受到越來越多的認可。

來源:杭州網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