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老吳尋訪西府奇人”之20:《山村網紅“攪團姐”》,講述寶雞農村婦女符寶梅依托網絡做大做強農家飯食“攪團”的奇葩故事。

●原創: 吳萬哲 西府新傳奇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山村網紅“攪團姐”

——速寫符寶梅和她的農家“攪團”

●吳萬哲

我是個碼字工,于經商一竅不通,可遇到生意人總要問問:“今年生意好嗎?”不管男男女女,皆頭搖成“貨郎鼓”,說:“不行,不行,尤其今年不行……”似乎一臉無奈。

可就在今年,就在最近數月,一個鄉村婦女,一種不登大雅之堂的農家飯食,卻突然走紅西府寶雞,而且一連之間紅得“街談巷議”,紅得“家喻戶曉”,紅得“一塌糊涂”,紅得“3歲碎娃”也能“吆喊”“攪團要好,72攪,攪團要然,溝子擰圓!”寶雞人、西府人爬坡溜山去品嘗,省城人、咸陽人、楊凌人,也呼朋喚友,驅車三四百里,不惜搭上功夫來吃一碗“燃攪團”。據說,日接待多達300余人,還曾有一日冒上過600人,小攪團做成了大生意,小生意引出了大話題,省城市府的電視臺、電臺、報紙,各大網站、無數自媒體蜂涌追蹤,持續報道。

2018,不吃“攪團”好像就不是寶雞人,言談不知“攪團姐”好像美國人不知道“特朗普”,朝鮮人不知道“金正恩”一般,你就成了“土老冒”……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人都有個怪僻,流行的東西都想吃一嘴,在朋友的邀約下,我也吃了一次。攪團如何,早沒了記憶,可“攪團姐”的所作所為卻多日在我腦海揮之不去,不由想寫點東西……

“攪團”,就是一種“用面粉攪成類似漿糊”的農家飯食,不光是西府寶雞一種飲食,它也流行全陜西,流行陜、甘、寧、青諸省。由于用料不同,又分為蕎面攪團、玉米攪團和小麥面攪團,還有一種洋宇攪團,把土豆蒸煮了,放在石對窩砸成稀泥狀,調上汁子。

在西府有一種說法,誰家娶的媳婦能干不能干,主要看她打的攪團光不光,筯道不筯道。攪團的吃法多種,有蘸水攪團,即把打好的攪團,放在油鹽醬醋調好的汁子里,劃拉下來蘸著汁子吃;有水圍城,再做些酸湯,把攪團放進去,叫吃湯攪團;還可晾著吃,即把打好的攪團放到案板晾冷,切成麻將塊,再加汁水、下鍋菜涼拌;還有一種,將打好的攪團,過一個指頭粗細的籮篩,謂之“漏魚兒”,涼拌、調漿水湯,再好吃不過。

相傳“瓜菜代”年月,一人管干部,給端去攪團其卻不知道怎樣吃,喝汁子,酸得撮嘴。吃攪團,粘得糊口,硬是餓了一頓。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攪團的來歷,據說始于諸侯紛爭的“三國”,諸葛亮7出岐山,久攻中原不下,又不想撤退,便屯兵五丈塬,發展農業,補充軍糧。四川、漢中人吃慣了米飯,關中平原種不成大米,便種了玉米,生吃果顆粒太大,磨成粉倒些水蒸,沒想米飯沒蒸成,卻打成了“攪團”,然成了“漿糊”,兵士沒法吃。諸葛亮足智多謀,讓兵士用西岐老醋調了汁子蘸著吃,嘿,這一吃便留下了一種新奇的美食“攪團”。

其實,這只是一個美好傳說,要說當時的攪團的確是面做的,那也絕不會是玉米面。因為玉米傳入中國僅有400多年的歷史。但玉米一直都被世界上譽為長壽食品,含有豐富的蛋白質、脂肪、維生素、微量元素、纖維素等。吃玉米能長壽,玉米攪團當然走俏。

在寶雞話中,“攪團”其實還有另外一種含義,就是把事沒弄好,或弄壞了的代名詞。如,一個人把事沒弄好,人們會說他弄事“粘的像攪團”,他把事弄得“打了一鍋攪團”。

人民公社時代,糧食緊張,玉米產量高,西府多種玉米,那個時代家家戶戶都吃攪團。后來包產到戶,人們以能吃上“長面”為榮,攪團退出了西府人的餐桌,一些老年人還喜罕,可年輕媳婦卻不愿意做,原因打攪團火候難掌握,鍋會粘一筷子厚的瓜瓜,像長在鍋上一樣,鏟起來特別費勁。農村有句話說,“攪團好吃鍋難鏟,男人好跟腳難管”,就是這個意思。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攪團,顯然是個“平民”、“叫花”、“下里巴人”的飯食,登不得大雅之堂的。

據我的記憶,攪團最早進入飯店,在寶雞首推一家叫做“艷陽天”民俗小吃店,大約本世紀初吧,人們被大魚大肉吃膩了,突然懷戀起“瓜菜代”的年月,這家小吃店便開發了“熱攪團”,不大的小碗,和著酸辣香的湯水,一勺子玉米面攪團,喝酒前先來一碗,暖胃解酒,很是為人稱道。聽說老板為開發攪團,高薪從麟游山區農村聘請了個攪團打得好的“碎腳老婆”,許多人不為吃攪團,只為看那老婆“三寸金蓮”的“碎腳”,很是火了幾年。這以后,許多飯店也流行起“攪團”,但大多是涼拌麻將塊,然物汁子好像并未流行。后來是蟠龍塬、陵塬農家樂火起,攪團也時興了一陣子。可城里人去吃農家樂,想吃點“野東西”,“攪團”、“野菜”、“土雞”什么的,可許多農家樂卻一味向“大酒店”的飯菜上靠,一味“洋化”,結果“土不土洋不洋”,蟠龍早倒了,陵塬也冷清的多起來。

大約是去年什么時候吧,微信群中一個“傻妞吃攪團”的視頻火爆起來。說是“傻妞”,其實是個長得很漂亮的年輕女人,端了一大洋瓷碗醋水攪團,用筷子尖尖正吃,旁邊有個女人問:

“該女子伢你長得俊得很么?”

傻妞說:“對著哩,伢人都說我長得俊得很!”

“你找下女婿咧沒?”

“還沒有哩!我爸說我今年才28,等我長嘎再說!”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你說女婿有啥條件哩么?”

“有哩么!我爸說了,我要30萬彩禮哩,還要個啥寶馬車哩……”

“我有個外甥,有個奔奔車,行啊不?”

“哪不得行!”

“你條件這么高,嫁不出去咋辦哩?”

“我爸說咧,伢說我越長越值錢,再過10年還能值80萬呢……”

智能手機普及,這或許是鄉間女人的玩樂,也許是為“諷刺賣買婚姻”而著手策劃拍攝的搞笑視頻,一般人看看,哈哈一笑也就過去了,可有個女人卻放在了心上,卻從視頻中發現了商機……

這個女人叫符寶梅,今年44歲,寶雞市渭濱區八魚鎮西塬村一名普通農村婦女。自幼承擔起一家人的做飯職責,尤以攪團最為拿手,火紅油潑辣椒調和汁子加上滑嫩的攪團,新鮮的炒韭菜,輔以時令的綠葉菜,令人味口大開。當時,她在寶雞一家企業打工,因心靈手巧,人緣又好,不時有些工友們跑到她家要吃她做的攪團。開始,她免費讓工友吃,工友吃的次數多了不好意思,便象征性給些錢。可這總不是長法,你不做吧,有人要吃,做多了,又吃不完,糟蹋了。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看到這個視頻后,符寶梅心中突然劃過一道閃電般光亮,她想,咱也能不能拍個這樣一個東西,說不定會有出人意料的收獲。

于是,她和朋友們自編看導,穿了多年前結婚時穿的花布棉被,圍了多年不見的方頭包巾,還涂脂抹汾,特意向“丑”處打扮了一下,于是一個綠褲、花襖、繡花小紅鞋、方頭巾,一臉憨態的傻妞,端著滿滿一碗色香味俱全的攪團,坐在門口愣咥——

有人便問:“該女人,你該攪團還香得很,給我給點吃嘎能成啊不?”

“能成么。走,給你打去!”

于是,她便打起來,最為經典的,是她操著西府腔說的兩句話“攪團要好,72攪;攪團要然,溝子擰圓。”是說攪團要做好,要多攪,才筋道;“溝子擰圓”,是說打攪團是個吃力活,不光腰上要用勁,屁股上也要用勁。

現在看來,那視頻純屬“搞笑”、“耍怪”、“玩樂”,沒想運氣來了門扇也擋不住,就是這么一段自娛自樂的小視頻,沒幾天時間在網絡上迅速傳播了開來,點擊量、微信轉發量分子式裂變,很快達到了三四十萬,幾乎是一夜之間“攪團姐”躥紅了。

讓攪團姐沒有想到的是,這幾十萬粉絲不光盯著攪團姐看,還盯上了她碗里的攪團。慕名而來尋找攪團姐的人,由每天三五個,發展到三五十個,再到二、三百,五六百。西塬村這個隱藏在秦嶺山北麓皺褶里的小山村,一下子熱鬧起來,村里的街道和場院停滿了汽車,每天都和過節一樣熱鬧。

符寶梅的接待力不從心了,今年4月,她干脆辭去了工作,租下了鄰居的院子,經過改造,專門開起了農家樂,雇了周圍村上十幾個做攪團能手專門攪攪團,同時,經營起了本地小吃,周末高峰期,院子里顧客多得排號等坐位。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6月初的一天,我和友人一起去吃攪團,順道想探究一下“在人人都叫喚今年生意格外難做”的情況下,她用什么魔法成功的呢?

村子正在麥收,水泥路面曬滿了金黃的麥粒,攪團姐農家樂門前寬闊的水泥院中停了不少小車,一看車牌號,就令人驚訝,似乎外地車并不少。朋友已去過幾次,進門便找“攪團姐”,人們告訴說“攪團姐”出去了,我們便一陣失望,心想今天怕見不到大網紅了。

走進裝修一新、寬敞整潔、風格獨特的餐廳,正中南面的墻壁上,是“寶雞攪團姐”幾個顏體行書招牌大字,東面墻壁掛滿了用蘆葦做成的幕布一樣的裝飾物,造價不高,但卻古樸而又別致。令人稱奇的,壁上還掛滿了眾多團體食客贈送給攪團姐的一面面鮮艷錦旗,錦旗文采斐然,有趣的,皆嵌有“攪團”二字。如:“攪出三秦美食,團動精彩人生”;“如意攪金玉,巧手團新意”。“攪出鍋內乾坤,團來八方賓朋”等。大廳擺滿了古色古香的桌椅,數了數,共計21張,一張坐8人,也有近200人的接待能力。說話間6個農家小菜,攪團、魚魚、農家蒸饃片,便上了桌,用保溫桶熬制的包谷稀飯,自己打,每人26元,管飽,菜、飯不夠隨便加,還炸有小油餅,費用另計。

我們正吃飯,不知誰喊“攪團姐回來了!”頓時,大廳食客全住了吃,一律向門前看去。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這是個長相俊秀、身材好、漂亮、標致的女子。有人說是攪團姐,有人便說“咋和網上不像?”原來她進城里采買東西去了。她邊搬東西邊說:“你看我和網上人不像對吧?等會就像了!”搬完東西,她水也顧不得喝,大汗淋漓的她,便穿起他的綠褲、花襖、方頭巾“形象服”,這時,一個和視頻一模一樣的“憨妞”便出現在人們面前了。

她笑笑的走到食客面前,和食客拉家長,說話,有人提出要和她合影,她馬上把漂亮的柳葉眉眼睛拉下來,故意做出不同種“傻妞造型”,讓人們拍照。她還在什么網站視頻直播,登場前還說了些“開場話”。她一出場,全場便住吃,紛紛與攪團姐一起照相、錄視頻,發圈圈,忙得不亦樂乎。有個靚女是個舞蹈家,要與攪團姐錄舞蹈,錄了一遍,不滿意,再錄一遍,又說屋內光線不好,一直從屋內錄到屋外,她也不煩,只笑說:“趕緊,攪團焦到鍋里了”。

餐廳門口擺了一溜衣架,上面掛滿了“攪團姐”拍視頻時的各類行頭,許多顧客還不時穿著花棉襖、包著方頭巾,也把自己打扮成“傻妞”形象,和她拍照。

忙中偷閑,我趁機采訪她:“家里種麥了么?”她說:“有么,3畝里,農民不種麥吃啥。”我說:“收麥時間還開門?”她說:“外開么,人家大老遠跑來看我哩,不開門咋行?”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她還好說笑話,對幾個友人開玩笑說:“一直看視頻哩,看該女人長得漂得,就是沒見過,美了幾個月想看我哩,這下看到了,心里興得麻酥酥的。”說得人們哈哈大笑。

我說:“報載,你一天掙六七千元哩,發了!”她說:“我是穿的裙子跳崖一一張風大。”她說太辛苦了,每天早晨四五點就要起床熬汁子,中午和晚上都是爆棚,每天晚上要忙到12點。但也坦誠,確實掙錢了,比上班強得多。說話時,眉宇間隱藏了許多甜蜜與喜悅。

據村人講,在符寶梅的帶領下,村子已出現了8家農家樂,出現了一批“攪團嫂”、“攪團哥”。她說:“我希望我村上的人,鄰居都干出自己特色,如我做攪團,他做臊子面,鍋盔,做出自己獨有的花樣,這樣才可以做大做強,讓大家一塊富起來,即便我以后我不再火,大家想起西塬村起碼感覺到,還是個有特色的地方,產業起來了,日子就比以前好過了。”

攪團姐的思路的確超前,“人無我有”、“干出特色”,的確是飯食行業立于不敗之地的法寶。我前一段走訪河北正定,當地就制定一條政策,比如飯食,一個地只能引進一種,而且一個店也只能經營一種。“賣石灰”的,就不能“賣面”。

據村人講,西塬村雖然離寶雞市并不十分遙遠,但以前由于沒有什么特色產業,發展滯后,鮮有人造訪。如今,一個農村婦女,卻帶動得該村成“鬧市”了,節假日“車滿為患”、“人滿為患”,有人說“熱鬧得像寶雞最繁華的大街‘經二路’了!”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我也不由蹭起網紅,與她“咔”了幾張照。回家時,卻攔不到出租,她當即說“這有啥難的!”當即給一男孩打電話:“趕緊,有幾個你叔送一下,10塊錢!”不一會,便有一輛小車開到門口,她跑步送我們上車,又去與食客照相,照顧愈來愈多的顧客。

歸途,時過8點,還不斷有一輛輛小車駛向西塬村,去吃她的攪團。

人人都說“今年生意不行了!”許多交通便捷、裝修豪華的餐館卻冷冷清清,可遠在深山僻壤的、名不經傳的“下里巴人”“叫花子飯”攪團為何能走紅?一個山村婦女,為何能憑一種這樣樣小小的飲食成了網紅,帶動了一個山村的迅速走紅、走富?這是不是值得我們反思?

今年來,我采寫了20多個“西府奇人”,無償宣傳他們的創業史、奮斗史、人生史,可卻也遇到麻煩,開始時卻老找不到采寫對象,慕名前去采訪,有人卻說:“寫那個怕人笑哩!”便婉拒。有的人免費同意了,也采訪過了,千辛萬苦寫好了文章,卻不讓發,還是顧慮“人看了笑”。筆者多年前針對一家白酒走紅一事,曾寫過一篇文章《吆喝聲大、生意興隆》,提出“市場經濟是吆喝經濟”、“形象就是生產力”、“宣傳也是生產力”!事實證明,凡是發展快的人或企業,都是宣傳做得好的,可本地人卻鮮有這樣的意識。我曾問過一個老板:“你一年宣傳費用是多少?”他笑說:“咱不花那個冤枉錢!”我便無語。承蒙組織和各位朋友厚愛,去年底換屆,我擔承了寶雞市雜文散文家協會負責人的重任,協會有180多名大將,個個筆桿子硬得厲害,很想組織朋友們多到鄉村去、企業去采采風,寫寫文章,用我們的筆桿,宣傳本地企業、成功人士的業績,為他們的發展加加油油,鼓鼓吹吹,可卻屢屢碰壁,尋找不到對象……

這就是西府人,喜好“悶聲發大財”,不事張揚,是好品質,但在信息社會,在“吆喝聲大、生意興隆”的今天未必就是好事……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攪團姐”卻相反,她非常注重“宣傳”,開始她曾花錢請人為自己拍視頻,走紅后,每天又在餐廳的結賬臺上放一部手機,經常直播,還不時和粉絲互動,粉絲量一直保持在六七萬人,至今和多家媒體保持良好的合作交流。她自己也制作了“精美醒目的廣告牌”,而且每當有食客來,她首先主動、熱情、周到招待,主動提出和每個食客拍照、錄相,眾多的自毀體這她寫文章,作相冊,作視頻,這樣的人不“網紅”、“生意不紅”也怕不由人啊!

也許她的服務用語并不像有些大酒店那樣“客氣得嚇人”,但卻每句話都是用心底的真誠地說出來的,讓人倍感親切,她雖然出名了,但仍保持農村女人的相素、純樸、憨厚,絲毫沒有名人架子。

別人也拍“攪團視頻”,卻是為了“耍怪”,而她通過“耍怪”,耍出了一種產業,耍出了巨大“財富”,帶動了一個村子的出名、發展,耍出了精神文明、物質文明雙豐收!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純樸,厚道,和善,飯菜也“農味”、“野味”十足,但愿能長期保持。我真擔心,也像其他地方農家樂一樣,急速向“大飯店”靠攏,飯菜洋化了,服務專業化了,用語標準化了,那火勁就會消失……因為,在現場,有個食客提出讓“攪團姐”再說幾句段子,她卻流露出,如今成網紅了,領導說來再不敢說那“土得掉渣渣的話”了……

但愿我的擔心不是多余!

如果,我是說如果;假如,我是說假如,真有一天“攪團姐”不那么火了,或不那么火了,就她這種“敢為人先”、“敢吃螃蟹”、“不怕丟丑耍怪”、“敢于沒心沒肺、赤誠面對每一個人”、“敢于創新”、“敢于吃苦受累”的西府農家婦女樸實無華的大無畏精神,將在西府、將在寶雞、將在陜西農村婦女史上,寫下光彩、靚麗、照人的一筆!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寶雞作家吳萬哲筆下的‘西府奇人’連載20~山村網紅“攪團姐”

來源:西府新傳奇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七乐彩2011走势图